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完美年华 > 正文
第六十三章 美好却又惊心
作者:何年江畔月

    次日,辰时初刻。

    日头已经挂上,温度逐渐拔高,蝉鸣声从四面八方传进耳朵。

    苏幕遮背着胡盒子跨进依家大院,庭院中依青浦身着白褂长衫,刚打完一套太极拳,听见动静收完气看了眼进门的苏幕遮,点了点头迈步走进旁边的里屋。

    苏幕遮跟着踏了进去,屋内好似装了满是冰块的库房,温度骤然降低。

    张望了一番,看见依谢月已经乖巧地坐在小板凳上摆好架子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教你们短快弓,这个暑假你俩就练这个了,把你们的手腕练灵活,先从慢练开始,左右手要熟练配合,一定要耐心刻苦。”

    依青浦端坐在太师椅上,话音落完提着二胡给面前的俩孩子演奏了一番。

    苏幕遮看着师傅依青浦敏捷,自然协调的双手拉动着二胡,琴声欢快热烈,气氛被渲染得激烈奔放,体会着弓毛挂弦时的摩擦状态。

    一旁的依谢月眨着大眼睛先瞄了眼专注的苏哥哥,听着听着注意力也被爷爷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孩子学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的热度,如果你要采取强硬的措施往往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依青浦就了解自己的孙女,他知道这孩子喜欢什么。

    在落碑镇的时候就经常听幼儿园老师说,她跟苏家的孩子很合得来,去年收遮儿为徒也有这部分的打算。果然,只要遮儿在孙女就耐得住性子,不过主要还是遮儿这孩子懂事早慧,完全没有奶娃子的顽皮性子。

    等他俩慢慢长大就这样一直下去到也挺好,不过...只是月儿的父亲啊,没有多少日子了!唉,到时候恐怕要让孙女伤心几天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两小无猜的俩孩子,依青浦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令依青浦没想到的是,这样的分别后果却令人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苏幕遮到底对依谢月来说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...... ......

    日子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半月,头顶的烈阳依旧恼人,月中的几场大雨也没把高温的天气降低一两分。

    八月二十五日,巴蜀气势汹汹的秋老虎在冷空气的强势下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天气比以往来的更凉爽,依家大院的保姆和长工今明两日休沐,赶回家去收最后一场玉米。

    一大早,苏幕遮在家中吃完两块米豆腐,抹干净嘴不紧不慢地迈着小短腿走向师傅家。还没踏进大门,就看到依青浦站在台阶上等着。

    依青浦瞧见小徒弟过来,招了招手说道:“遮儿,今天我要出去办点事,晚点才得回来,你中午带上谢月到你们屋头把中午饭吃了。”

    苏幕遮乖巧地点了点头,答应了一声:“要的,依爷爷。”

    看着走远的依青浦,苏幕遮收回目光转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坐在里屋的小板凳上的依谢月眯着大眼睛对苏幕遮笑了笑,继续着今天的功课。

    苏幕遮也没说话,放下胡盒,跟着悠扬的二胡声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小板凳上的依谢月双眸转了转,看着旁边的苏幕遮说道:“苏哥哥,我们休息会儿吧,我想做游戏了。”

    苏幕遮手上的动作一顿,脸色微变,不动声色道:“乖啊,谢月。等一会儿去我屋头吃了中午饭我们再耍,现在接着练吧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那天下午陪依谢月玩的过家家,苏幕遮打了个寒颤,实在是不愿再出卖自己,这段黑历史就让它永远的封存!

    依谢月噘着嘴哼了一声,放下手中的物件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“哎,谢月。你到哪里去啊?”

    “去上厕所!哼!”

    苏幕遮望着依谢月小跑的身影,摇头轻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苏幕遮练完一小节,隐约听到院落后传来呼叫声。苏幕遮皱了皱眉头,放下手中的二胡,焦急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院落后方的水井旁寻到呼叫声后,苏幕遮脸色狂变,一股寒意涌了上来,前方四方大的蓄水池中依谢月露出大半个脑袋张着两只小手挥舞着,嘴里不停地喊着苏幕遮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苏哥哥...呜呜...苏哥哥...”

    苏幕遮狂奔过去,还未来得及多想,一个箭步跳进坑中捞起惊慌失措的小丫头费力地爬上台阶。

    还好井里不是很深,扯掉脸上几张泛黄的落叶,连忙看了眼旁边嚎啕大哭的依谢月,舒了一口气安慰道:“乖啊,没事了,谢月。苏哥哥在呢,不要怕,已经没事了...”

    依谢月抱着一旁的苏幕遮不停的抽泣着,对于幼小的她来说这番遭遇简直是惊心动魄,魂都快丢了。

    苏幕遮坐在地板上,哄了良久才牵着小丫头的手回到房间的浴室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苏幕遮精疲力尽的才把自己和依谢月身上的异物洗得干干净净,看着坐在床上抽着鼻子,哭红双眼的依谢月。

    这丫头,也不知道好好的上个厕所怎么会掉到井里。

    摸着头发略带湿润的小丫头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乖啊,谢月,没事了,告诉哥哥刚刚怎么不小心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哥哥,我怕...我...我踩滑了嘛。呜呜呜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谢月,一会儿苏哥哥带你去吃婆婆给你摘的地果子,去看池塘边的小鱼儿,去捉树上聒噪的知了玩。下午咱们就玩一下午,我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苏幕遮有点无奈,想想都后怕。

    依谢月晶莹透彻的双眸微亮,听到苏幕遮口中描述的吃的和玩的心思活跃起来,哭声顿时止住,伸着小手让苏哥哥牵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嗯!那走吧,我要吃最大的那几颗,还要最大的知了!”

    苏幕遮不禁失笑,上一秒还在哇哇大哭,下一秒就恢复原样了,不过还是小孩子好哄啊。上前握住小丫头软乎乎的小手,带着她就去完成天真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两家大人后来从苏幕遮口中听说此事,心揪不已,好生检查了一番两人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依青浦心疼极了,出了三倍的报酬连忙让休沐的保姆赶紧回来,让依青浦更加疼爱自家的这个小徒弟了。

    苏幕遮后面连着几天师傅都没有再让二人练习,带着小丫头漫山遍野撒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依谢月到现在都记得当时她回响在山涧水潭的笑声。